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司法 > 贵在行走|在贺麟故居听雨

贵在行走|在贺麟故居听雨

时间:2019-09-11 11:38:0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372次

到了五凤镇后,镇上的领导和文友为我们开了个简单而热烈的欢迎会,然后带我们到贺麟故居。故居一角的一幢小楼可以住宿。放下行李,我们就开始游览,而这个不小的老房子让我感觉非常新鲜,它是1783年建的,有年头了,但它与我以往看过的老房子真的很不一样。我喜欢老房子,皖南、江西和长三角一带的古镇、老村我几乎都走了个遍。那些老房子给人总体的感觉是墙高院小窗户少,光线昏暗,空间压抑,缺乏温暖明亮舒适感。就是大户人家吧,院落也是纵深型一进一进的。但贺麟家的房子不同,它是由三个并列的院落构成的,主体结构占地有一千多平方米吧,而且墙不高,院子却很大,给人一种整体的舒爽明净放松感。贺麟19岁考上清华大学,在镇上读小学,在成都读中学,五凤镇离成都也就三十来公里,应该说他的童年、少年时代均是在此度过。在这样的房子里读书,真的是能让人读出阔大的情怀和上进的欲望来。房子并不奢华,但功能齐备,连酿酒的地方都有,而且也不乏精致之处,我尤喜欢两个用石块砌成的水池,一个大一点的长方形的,一个小一点的不规则形的,荷花游鱼,配上旁边的亭子,很是风雅和高洁。

在贺麟故居听雨

转完院子,我们就去吃饭喝酒,自是热闹非凡,再回到故居的时,已是十点多了。又与朋友们聊了一会天,就回房间休息。这时候天开始下起雨来,我一下子睡不着,就泡了壶当地的茶,摸出我在成都买的我们家乡的“徽江南”花生米,到了外面的露台,坐在宽大的藤椅上,一边喝茶,一边吃花生米,一边听雨。贺麟故居山环水绕,而彼时又是生命力最为旺盛的六月,院落里院落外均是植被繁茂,顿时天地间一片雨打树叶的轻柔的沙沙声。这声音真是一下子就摄住了我的心魂,我何曾听过这样广大,这样富有层次,这样繁繁复复,这样错落有致,这样回环宛转的雨声?这雨声真是一丝丝、一缕缕、一片片的如同绵延不绝的温柔波浪轻拍着我的心胸,我有点伤感,有点迷醉,又有点奇妙的喜悦,我真是体会出一种非凡的清凉美、寂静美和深邃美来。想想年少时的贺麟,应是很多次地听过这样的雨声吧,这雨声是养人情怀的,会成为生命中的一种诗性的基础性的东西,我想他一定携带着这雨声到清华大学、到美国奥伯林学院和哈佛大学、到德国柏林大学,它一定对造就一个学贯中西、声望崇高、卓有成就的哲学家大有帮助。我就这样喝着茶,吃着花生米,听着雨,一声到深夜才回房间。这真是我一生听到的最好的最美的最深刻的一场雨声,我真的真的很怀念它。

这份建议指出,建设中国改革开放博物馆的目的,是彰显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国各族人民对实现“中国梦”的不断追求和实践过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模式。

到成都的第二天,朋友说:“今晚我们不在市里住了,我们到‘哲学家小镇’去住。”我听了有些蒙,我只在书上看到过世界上有条“哲学家小径”,在德国海德堡大学那儿,黑格尔等哲学家常在那儿散步。成都虽然是人文风流之地,但有个听上去很洋气很高端的“哲学家小镇”,是不是口气有点大啊?就详问因由,朋友说:“在五凤镇,晚上我们在哲学家贺麟故居住。”我听了开始有点兴奋起来,中国啥家都多,但就是哲学家少,而贺麟恰巧是个令我敬畏的名字。我以前在《读书》杂志上看过有文章对其人其学的介绍,但因太深奥,看起来有点不明白,但也因此而印象深刻。当然,深刻的也只是这个名字,知道中国有个了不起的哲学家。

“西藏5100教育发展专项基金”2015年正式成立,是萨马兰奇基金会的下设专项基金,每年至少筹集100万元,用于为西藏教育事业提供支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记者了解到,自“复兴号”运营以来,热门线路、长大干线特别是京沪高铁的客流一直持续增长,原有的16辆长编动车组定员一定程度上已经不太能满足高峰时旅客出行的需要。因此研制了超长版“复兴号”。只加一节是考虑到国内高铁站台的长度一般为450米,在不增加站台长度的情况下,可增加到17辆编组,加上动车段、动车所的检修库线限制,综合考虑,超长版“复兴号”采用17辆编组。

图片来源/姚晨微博

在他的训练下,一批骨干先后脱颖而出,有“全军特种军官”苗海龙,“雪豹勇士”谭鹤、刘军等。

海上皇宫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