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 > “火书记”受贿细节披露:下属行贿为“破财免灾”,任性用权就是

“火书记”受贿细节披露:下属行贿为“破财免灾”,任性用权就是

时间:2019-11-09 07:51:56


[摘要] 经定西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受贿罪判处火荣贵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以挪用公款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三年;以滥用职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

《检察日报》10月15日报道,9月26日,甘肃省定西市中级法院依法公开判处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肃省委员会(CPPCC)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霍容桂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定西检察院提起公诉后,法院判处霍容桂有期徒刑11年,并处行贿100万元罚款。他因挪用公款被判13年监禁。他因滥用职权被判五年监禁。他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100万元罚款。

法院认为,霍容桂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在担任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兼省新闻办主任、省政府办公厅主任、武威市市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产共计1300多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他的行为构成贿赂。指导国家工作人员挪用5000万元公款,用于其他公司的营利活动。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予退还。这种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反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被指示无偿划拨超过1300万平方米的国有未利用沙漠土地,用于银行向其他公司贷款,给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严重的损失。情况特别严重,这些行为构成滥用权力罪。鉴于霍容桂到庭后如实供认了犯罪事实,并主动供认了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贿赂犯罪事实,配合认罪情节,在法庭上供认并悔过,并主动返还部分贿赂财产,法庭依法从轻判决。

霍·容桂出席了审判。

2004年,霍容桂被提拔为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从那以后,他成了亲戚、朋友和企业主眼中的“唐僧肉”。从2004年到2016年,随着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新闻办主任、省政府办公厅主任、武威市市委书记等职位的变动,这种“唐僧肉”变得更加令人垂涎。

武威市一家服装企业的老板石某是“狩猎”容桂的消防人员之一。2013年春节的前一天晚上,当史久镛发现霍容桂住在武威市的一家酒店时,他带着准备好的30万元现金去了一趟。当他离开时,他以新年问候的名义把装有现金的袋子放在房间的地板上。霍容桂礼貌地拒绝了。2013年下半年,霍容桂积极协调教育等部门落实“互助保险、共建”的企业政策,确定石氏公司为武威市凉州区中小学生校服指定生产加工企业。

2010年,霍容桂被调任武威市委书记。随着地位的提升和权力的扩大,霍容桂的欲望和勇气也在不断增长。送到他家的财产不再能满足他的贪婪。只要有机会,他甚至出于各种原因索要贿赂。2012年初的一天,在武威区占据领先地位的洪磊向霍容桂的办公室报到。与此同时,霍容桂告诉洪磊,他要去兰州吸引投资和经营项目,其中一些是洪磊所在地区的项目,需要一些资金来“运营”。洪磊听后,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他很快给霍容桂寄去10万元现金。2013年初,霍容桂利用洪磊的机会向办公室汇报,并告诉洪磊,他需要一些资金去兰州吸引投资和经营项目。洪随后将一个装有10万元现金的牛皮纸袋送到霍容桂的办公室。

霍容桂受贿的事实,给人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他担任武威市委书记的7年里,他多次收受下级官员的贿赂。这些官员贿赂他们的原因不仅是为了晋升到更高的职位,而且是为了“省钱,避免灾难”。贿赂他的下属官员费某和苏某在证词中表示,他们贿赂霍容桂不仅仅是为了升职,还因为他们担心他会故意让工作变得困难,在公众面前羞辱、批评和辱骂自己。行贿者向霍容桂行贿后,“火书记”的确“不那么挑剔,态度明显更好”。有些人在工作地点差价调整数方面也受到霍容桂的关注。

据调查,在2004年至2016年的12年间,霍容桂收受并索取了15人的贿赂,其中包括他的远房亲戚鲍磊、侄子和女婿刘、企业主张和吴某以及下属官员张和范。贿赂金额超过1300万元。他还在业务运作、项目承包、土地审批、项目合作、资金使用、工作晋升等方面向上述人员提供了协助。

张是武威市一家化工企业的老板。霍容桂被调到武威市市委书记后,张利用霍容桂在公司视察工作中结识了霍容桂。后来,霍容桂带领多次邀请投资的人来到张氏公司。张基本上负责接待,因此两者关系密切。从2012年到2015年,张送给霍容桂100万元、30万美元和一些高档衣服和香烟,还送给霍容桂的儿子3万欧元和一部价值3000元的手机。在贿赂霍容桂的同时,张艺谋还积极利用霍容桂为自己谋取利益。

2016年5月的一天,在与霍容桂玩牌时,张某听到时任武威市交通局局长范某向霍容桂汇报,武威市交通局下属的武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易集团”)的资金支付了该项目后,仍有一部分剩余。由于当时张艺谋的公司资金短缺,他在霍容桂面前告诉范,让这个贸易集团借给他的公司一些钱。2016年8月,霍容桂要求张去武威市民勤县洪沙岗工地询问他的企业何时开工。张艺谋再次借此机会说,这些资金还没有落实,并希望洪沙岗管委会借给他一些钱。霍容桂立即表示红砂邮政管理委员会没有钱,但现在是老范有了钱,暗示张某向老范的交易集团借钱。后来,当张艺谋再次和霍容桂玩扑克时,他向范要钱,理由是要开始一个化学项目。范当场说钱不能借也不能借。霍容桂告诉范,他会想办法借给张一些钱,帮助他开始这个项目。2016年10月,霍容桂再次敦促范借钱给张。

根据霍容桂事后的声明,张某曾多次贿赂他。他和张的关系很好。张提出借钱,他让范从交易集团借钱给张。所以在他的直接指示下,经过与当时的民勤县交通局局长、党委书记和后来的红沙岗管理委员会廖主任讨论后,范于2016年10月31日通过民勤县交通局和红沙岗管理委员会向张氏公司借了5000万元的公款。后来,张将这笔钱用于自己的化工企业。2017年8月,贷款到期,2018年3月,张归还红沙岗管委会人民币100万元,剩余本息仍未归还。

2012年9月,霍容桂带着时任武威市古浪县党委书记的马和常务副县长王去张氏公司考察项目建设。在调查中,霍容桂问张为什么项目进展缓慢,贷款是否减少。张回答说很难获得贷款,因为没有抵押品。霍容桂当时对马说,古浪县的沙漠已经荒废了几千年,一文不值。他把古浪县的沙漠无偿划拨给张氏公司数万亩用于抵押融资贷款,这样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这样,在霍容桂的指示下,马安排古浪县相关部门负责人以张某的名义将古浪县北部的2001亩国有闲置土地非法转让给公司,并非法取得转让的2001亩土地的土地使用权证书。此后,张某分别向中国建设银行武威支行和甘肃银行凉州支行借款3亿元,以非法划拨的2001亩土地作为抵押。贷款到期后,张氏公司仍欠中国建设银行武威支行共计2.5亿多元。2018年6月13日,建行武威分行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甘肃分行签订资产转让合同,以8000万元以上的价格将张某的贷款作为不良资产进行转让,给建行武威分行造成1.7亿元的总损失。

2019年7月18日上午,定西中级法院就霍容桂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一案举行听证会。庭审期间,控辩双方的焦点集中在两点:一是霍容桂是否命令下属单位向张某企业借钱是正常履行帮助企业发展的职责,还是构成挪用公款罪;第二,建行武威支行贷给张某的1.7亿元损失是否是由火灾容桂滥用职权造成的。

被告霍容桂在法庭上辩称,他只是向时任武威市交通局局长范某简要提及了向张某公司的贷款。当时,考虑到张某公司是武威市的重点培训企业,他这样做是为了让张某企业顺利发展,带动当地经济。他不知道贷款的数额和方式。辩护律师还辩称,这笔5000万元的贷款属于国有企业,也是由交易集团的相关领导人决定的。被告霍容桂无权利用职务之便,因此不构成挪用公款罪。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了张某、范某等借款人的证词,证词确认,在5000万元贷款到达张某公司账户后,消防容桂多次收受张某的大量贿赂,并从张某处收受了大量“感谢费”。在借款过程中,他几次明确指出,他证明某个公司会从该贸易集团借5000万元给张,驳斥了火容桂的借口。同时,公诉人详细阐述了霍容桂作为武威市市委书记的职责和权力,以及他在挪用公款中的作用和责任,强烈驳斥了辩护律师的观点。

后来,辩护律师还提出,因张某公司使用霍容桂非法划拨的土地而造成的银行损失不应计入被告霍容桂的犯罪事实。原因是银行贷款有自己的评估体系,这是霍容桂无法控制的。几名目击者在贷款过程中也证实没有人打招呼。贷款完全符合银行的正常程序。抵押土地在贷款过程中的价值由张某公司评估,被告霍容桂未参与评估。因此,该行的损失属于其正常贷款损失,不应归咎于被告霍容桂。霍容桂还认为,他分配土地的初衷是引入私营企业控制武威沙漠的权力。他不知道分配土地的位置和数量。

对此,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了张、马、王等人的证词,证明霍容桂收受了张的贿赂,并明确指示马将未使用的国有土地转让给张,以获得银行贷款。与此同时,公诉人指出,在本案中,霍容桂收受了企业所有者张某的巨额贿赂,并利用自己的权力非法指示古浪县相关负责人将国有土地转让给张某,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同时,张某向张某企业颁发了土地使用权证书。张某将非法划拨的土地和出具的土地使用权证抵押给银行。本行基于对政府行政行为的信任,认定抵押土地属于张氏企业,并最终同意贷款。从最初的非法划拨土地到银行贷款损失,虽然存在其他行为(如土地评估公司夸大土地价值),但不足以在刑法中阻断因果关系。非法划拨土地是由于基于非法划拨土地的错误认定,造成贷款损失。霍·容桂必须对自己的不良行为造成的不良后果承担法律责任。

最后,法院采纳了公诉人的意见,认定被告霍容桂犯有上述三项罪行。霍容桂也认罪并在法庭上悔改,服从法庭的判决,审判取得了良好的结果。

据杜南此前的报道,2018年7月13日,甘肃武威市委书记霍容桂被告知,他正在接受调查。一个月后,8月10日,甘肃省武威市人民政府前副市长蒋洪堡被告知,他正在接受调查。霍·容桂是江·洪堡的顶头上司。

2019年1月10日,霍容桂和江洪堡在同一天接到“双开”通知。

他们的报告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霍容桂“有组织的帮派”和江洪堡“参与有组织的帮派”;两者都“反对组织审查”;霍容桂的“超标准接受”和蒋洪堡的“多重参与超标准接受”;霍容桂“经常光顾私人俱乐部”,江洪堡“经常光顾私人俱乐部,接受高端宴会”。两人“违反诚信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履行公务的礼品”;他们两人都“从事权力和性交易”和“违反生活纪律”。两人都“涉嫌受贿”。

▲江洪堡

2019年7月18日,甘肃省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肃省委员会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霍容桂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案。

2019年8月28日,甘肃省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公开听证会,审理甘肃省武威市人民政府前副市长蒋洪堡受贿案。定西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9年5月至2018年6月,被告人蒋洪堡利用甘肃省社会稳定领导小组第二办公室副主任、武威市招商引资局局长、武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武威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职务,为他人谋取和非法收受1418万元、2万元和300克黄金,相当于1439.5万元。此案将在晚些时候宣判。

《生活报》首席评论员荆玮

陷入僵局的“消防部长”着火了。

武威前市委书记真的很有权力,也很成功。在甘肃纪检监察网的公告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句非常显眼的话:“把行政区域看做一个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辱骂和殴打周围的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

Caixin.com报道的细节更加令人震惊和不可思议

一次,火容桂和几个下属乘电梯。电梯门打开后,一位市委秘书长想出去用手堵住电梯门。火容桂认为他敢先走。他用一只脚抬起腿,把秘书长踢到了地上。"他的嘴里立刻充满了血,两颗门牙也被打掉了。"

一次,霍容桂参加了武威市凉州区的一个项目的开工仪式。在基础挖掘过程中,铲子突然从手柄上掉了下来。霍容桂勃然大怒,立即“用铁锹追捕区干部”。

有一次,他觉得一个副市长没有做好工作,所以他向他挥了拳头。

好威风,好恶灵!

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火书记的“火”这么大?火书记“火”为什么没人敢招惹,为什么没人能消灭?

别说领导干部之间,也就是我们普通人之间,老板和员工之间,也不能张嘴骂,举手打?侮辱和殴打是对他人人身权利的侵犯。如果它很轻,那就是非法的。如果情况严重,那就是犯罪。作为一个开放的市委书记,“消防部长”甚至不理解和忽视法治社会最基本的规则和常识?而其他人,无论是下属、同事还是上级领导,可能对他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习以为常,甚至忍气吞声?是谁破坏了这个臭问题?

领导人可以学习武术,没有人能阻止他们,这是真的吗?

让我们看看他虐待和殴打的目标:区干部、市委秘书长和市委副书记...用我们普通人的话说,他们都是杰出人物。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他们也应该是那些通过冷窗努力学习的人,成为第一名,并且意识到羞耻和理解。他们也应该是领导者和同事,需要在下属和同事面前受到尊重。在父母面前,应该是被爱的孩子;在妻子和孩子面前,他应该是一个可靠的支持者...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你为什么得到这个?这背后有多少令人信服的理由,有多少藏身之处?

古人说无私的人无所畏惧,古人还说,如果没有欲望,说起来容易,但实际上,这真的很难,因为我们总是害怕一些东西,想要一些东西。

为什么这些被“火书记”殴打的领导干部面对“火书记”的无礼和对个人权利和尊严的侮辱,敢怒不敢言,一点脾气也没有?他们害怕什么?什么?

我认为其中只有几个:害怕报复,害怕影响自己的进步水平,害怕被“火书记”抓住;要求提升,变得富有,甚至可能,仅仅是为了长期稳定...

恐怕还有另一种担心,即使他们不怕“火书记”和反抗“火书记”,但他们将来在官场中会被视为异类和“好斗”,他们会被一些隐藏在光明和黑暗中的规则“消灭”吗?

他们害怕的不是“火书记”,而是“火书记”掌握的权力,这足以影响他们的未来和命运。

官员们的长期脾气只不过是失去了对行政长官权力的控制。正是政治生态的异化杀死了政府高层的人。

像“火书记”这样的领导干部并不孤单。党中央纪律检查机关曾就这一现象写了一篇文章,指出“有些领导干部把自己的下属当成家庭官员,指挥别人凌驾于别人之上”。有人提到,山东莱芜医药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兼总经理张桂晶是唯一一个身居要职并向下属发号施令的人。当团队成员或员工有不同意见时,他会脱口而出:“要么辞职,要么走人。”

这样的领导干部显然把党和国家赋予的权力看作是他们自己的“恶霸棍”和“虎皮”。他们还把为党和国家工作、为人民服务的同志和同事看作自己的家庭官员,甚至是仆人。更有可能的是,当他们让下属一个接一个地向他们鞠躬,像老虎一样害怕他们时,他们怎么可能听到和倾听不同的意见,又怎么可能避免权力的任性和腐败呢?

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党应该“提倡一种宽松的同性恋关系和一种有纪律的上下级关系”。如果是这样,就能创造一个良好的政治生态环境和清洁的空气,并能在党和上级和下级之间形成正常和纯粹的关系。

对于像“火的秘书”这样的“大火”,一个人不仅要把它看作是一个人性格的原因,而且要把它看作是一个人的“小尺度”,更不用说原谅一个人行为的“弱点”,因为他在能力和成就上有所谓的“优势”。“侮辱和殴打周围的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这种奇耻大辱的行为应该是不可触及的红线。他们不仅应该被视为从马上摔下来的“附加罪行”,而且一旦被发现,应该受到党的纪律和法律的警告和殴打,甚至被允许从马上摔下来。

2019年流行的第一个新词是“与他人玩耍”。因为新买的文学游戏通常“又热又生气”、“枯燥、粗心、一点也不圆”,所以有必要“和别人玩”。那么,对于像“火书记”这样的“火爆狂怒”的领导干部来说,就必须用党纪国法、有效的监督和问责来破除他们的傲慢,磨掉他们的人格缺陷。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app pk10注册送38


  • 因不满法庭陈述 男子辱骂并试图殴打被告律师被处罚

    因不满法庭陈述 男子辱骂并试图殴打被告律师被处罚

    9月10日,原告田某诉被告西安某物业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在 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结束后,双方当事人看笔录签字过程中,田某因对被告委托律师在庭审中的陈述不满,便对该律师进行言语攻击和威 2019-10-22 22:14:11

  • 因顾客不下楼取餐,外卖员冲餐盒狂吐口水并录视频

    因顾客不下楼取餐,外卖员冲餐盒狂吐口水并录视频

    近日,一则视频在网上流传:上海一名外卖骑手在配送过程中,因不满顾客要求送餐上楼,就对着餐品连吐四次口水。那天午饭时间,薛女士,通过外卖平台上订购了一份煲仔饭,不多会儿,就收到了外卖员的电话。外卖员向薛 2019-11-09 11:22:19

  • 一起户外救援悲剧:救援完成后,突然袭来的山洪带去了两位队员的

    一起户外救援悲剧:救援完成后,突然袭来的山洪带去了两位队员的

    郑元琴告诉我,他们这个户外群持续了三四年,人员比较稳定,平均年龄超过40岁,基本上每周或者每两周都会有活动,大多数人都有超过10年的户外经验。危险是在突然间发生的,刚决定下撤,在最高的一处崖壁,队员“ 2019-10-25 14:28:40

  • 3家电子设备制造企业业绩预喜 机构投资者不希望业绩大涨大跌

    3家电子设备制造企业业绩预喜 机构投资者不希望业绩大涨大跌

    《证券日报》记者在梳理三季报预告数据时注意到,34家科创板上市公司当中仅有12家发布了2019年三季报的业绩预告,其中有4家来自电子设备制造业产业,分别是新光光电、晶晨股份、嘉元科技和传音控股。对此, 2019-10-27 18:21:49

  • 商务部:在稳外贸方面将抓好三个方面工作

    商务部:在稳外贸方面将抓好三个方面工作

    证券时报e公司讯,恒华科技 9月29日晚间公告,公司实控人江春华、方文、罗新伟及陈显龙与中交信息达成协议,在江春华等人完成首次股份转让、表决权放弃、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及完成董事会改选后,中交信息将成为公 2019-10-29 14:28:59

  • 巧用隐形门设计,让每平米都有超高利用率

    巧用隐形门设计,让每平米都有超高利用率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们喜欢在家中养殖一些盆栽植物,来装饰家居,而且还可以让室内的空气变得清新自然。清香木清香木的株形小巧,叶片娇小,叶色浓绿有光泽,将其养在家中,给人一种清新自然的感觉。清香木本身具有强大 2019-11-07 18:47:43

  • 染料巨头出手,这只地产股被举牌,股价已大涨近三成

    染料巨头出手,这只地产股被举牌,股价已大涨近三成

    根据约定,2020年1月至2022年12月期间,隆基股份向中来光电销售单晶硅片数量合计8亿片。隆基股份表示,此次签订的长单销售合同采取价格月议的定价方式,合同的签订符合公司未来经营计划,有利于保障该公 2019-11-03 12:03:15

  • 海外市场升温,车企9月出口普涨

    海外市场升温,车企9月出口普涨

    中国车市“金九”成色不足,车企加速走出去,9月出口表现较好。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9月,汽车出口9万辆,同比增长6.3%。许海东对记者表示,伊朗作为我国汽车业传统的海外第一大市场,由于美 2019-10-31 11:14:25

  • 爹娘你们在哪儿?被收养40多年的滕州男子,盼与亲生父母相认

    爹娘你们在哪儿?被收养40多年的滕州男子,盼与亲生父母相认

    9月12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从第八届山东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枣庄分会场暨枣庄市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新闻发布会上获悉,9月27日至29日将在台儿庄古城举办枣庄文博会。本届文博会是枣庄市今年以来组织 2019-10-23 19:24:06

  • 台媒妄称大陆对基里巴斯开展“金元外交”?外交部驳斥

    台媒妄称大陆对基里巴斯开展“金元外交”?外交部驳斥

    来源:环球网有台湾媒体称,中国大陆在基里巴斯开展“金元外交”,以一架波音737客机的“价码”要求基里巴斯与台湾“断交”。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0日回应称,在所罗门群岛断绝与台湾的所谓外交关系时, 2019-11-03 14:37:47

© Copyright 2018-2019 fulanyinxiang.com 大过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